主页 > 人物观点 > 正文

俞敏洪谈乡村教育:“我后半辈子至少花一半时间用来寻找乡村教育的出路”

2021/03/30 12:17公益时报 李庆

  乡村教育,一直是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心结,无论他走到哪里,始终对农村教育、农村孩子念念不忘,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给予关怀和支持。

  在俞敏洪看来,他是乡村孩子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典型代表。他坚信,真正优秀的教育能够改变孩子的命运。虽然他始终在努力为村小的孩子们描绘一种可抵达的远方和不设限的人生,但他自己却忧伤地认为,乡村小学在近几十年的衰落趋势难以逆转。

2021年3月,俞敏洪在“做有根的教育·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上发言

  “我后半辈子至少花一半时间,为农村和山区孩子得到均衡的教育机会去努力。”

  在前不久开展的“做有根的教育·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再次强调了他寻找乡村教育出路的决心。

  为了更精准地了解乡村教育存在的问题,寻求更有效的解决方案,近年来,俞敏洪加大了对乡村教育的调研和探索力度。他每年奔走各大乡村学校调研为乡村教育寻找出路,与校长沟通、跟老师座谈、为孩子演讲。“我深刻地知道这个出路不容易找到,但我依然会去寻找。”

  他会去一些乡村具有实验意义的学校,比如贵州山区的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你不在乡村奔走,就不会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判断就会失误。”

  近年来,他一方面到偏远乡村走访考察,一方面履行全国政协委员的职责,通过调研形成提案,推动乡村教育政策的变革。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他建议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整合国内外优质英语教学资源,消除地域教学资源与教学水平的差异。他还建议修改《义务教育法》,切实保障流动儿童在居住地就近入学;将“就读率”的稳步提升作为衡量各地教育部门落实流动儿童入学情况的关键指标;保障流动儿童入学待遇同城化,增加公办学校学位供给;关注流动儿童特殊需求,鼓励社会组织参与解决流动儿童校外学习问题……

  两会刚刚结束,俞敏洪就牵头主办了——做有根的教育·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有很多人关心乡村教育,希望能为乡村教育做点事情。但这件事需要有人挑头,我很愿意来充当挑头的角色去带动大家行动起来。”他召集了一群教育领域专家、学者、教育行政管理人员、一线乡村学校校长和老师、公益组织代表等,聚集在一起探讨乡村教育现实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他也希望通过研讨会能够形成几个具备执行性的提案提交给相关主管部门。

  未来中国的乡村教育将走向何方?在乡村教育发展的过程中政府、企业和公益组织分别可以做些什么?在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现场,俞敏洪接受了非凡网记者的专访。

2020年12月,俞敏洪来到贵州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与孩子交流谈心。

  作为乡村教育的实践者,他向非凡网记者透露,未来新东方公益将两条线并行,“第一条线是通过现代科技把优质教育资源输送给乡村学生和老师。第二条线是集中全国城市里最优秀的资源对乡村校长和老师进行培养和培训,推动其教育理念的创新。”他表示未来将在后者投入更多资源。

  “我从乡村来,此心归乡村。”俞敏洪说。

  乡村教育“软环境”建设仍面临困境

  非凡网:您在刚刚举办的“做有根的教育·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上表示,希望把研讨会上凝聚的共识形成几个具备执行性的提案提交给相关主管部门,请问现在会议结束后是否已经形成了有效的提案?

  俞敏洪: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比如我认为需要加强对于乡村陪伴孩子的父母和爷爷奶奶的教育,现在乡村教育存在的一个很大问题是家长对孩子的家庭教育脱节,很多家长无法在孩子身边陪伴、照顾和教育,事实上,把孩子的父母留在乡村将孩子教育成人比给学校配备硬件设施更加重要。所以,我觉得这方面需要引起国家的重视,国家在做转移支付预算时可以考虑拨付一定款项用于培养一批家庭教育师,或者每个地区、每个县配备三到五个家庭教育师,巡回到各个乡村给孩子家长或老人讲课,可能会起到很好的作用。

  此外,研讨会上大家探讨的学校之间的资源共享联盟也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非凡网:在新东方的业务发展过程当中,发现乡村教育存在哪些问题?您认为国家、企业和公益组织能够做些什么?

  俞敏洪:乡村教育“软环境”建设仍面临困境。所以,我认为乡村一级学校的学生人数还会减少,未来以镇一级为核心的住宿制学校可能将成为中国乡村教育的常态。

  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国家能做的是如何确保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如何让优秀的老师到乡村去工作。我在多年以前就建议乡村老师的工资比城市老师工资高出30%。据了解现在乡村老师的工资比城市老师高出10%左右,但10%依然没有吸引力,30%就构成吸引力了。国家应该确保乡村学校交通、住宿、学习环境、师资配备等方面的健全。

  像新东方这样的社会力量能做的事情,比如通过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传播优质的教育资源,包括优秀的公立学校的教育资源。像英语课程,大部分乡村老师的语音、语调还不够标准,通过人工智能虚拟教学优势很明显。比如音乐课、绘画课,我们可以尝试邀请中央美院、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请他们对农村地区学校进行远程的音乐、美术辅导,讲音乐、美术的基本知识,我觉得这些是像新东方公益基金会这样的公益组织可以做到的。再比如研讨会上大家讨论得出的结论——乡村小学校长的水平决定了学校的发展,因此,我觉得对乡村小学校长的培训怎么重视都不过份,对乡村学校校长的培训也将作为新东方公益基金会接下来的工作重点之一。

  与此同时,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有建言献策的渠道,所以,不管是政策还是任何对乡村教育发展有好处的建议,我都会努力向上反映。

2020年12月,俞敏洪回访其任名誉校长的贵州省普安一中并进行励志演讲

  亟需提升乡村教师的稳定性及教学水平

  非凡网:就您多年对乡村教育的观察,您觉得乡村教育最需要改变的现状是什么?

  俞敏洪:最需要改变的现状是整体老师水平的提升和老师的稳定性。简单来说,就是给农村老师涨工资,这样老师的稳定性就会相对好一些。

  涨了工资后老师们会觉得这份工作比较珍贵,再对老师提出考核要求和学习要求就会相对比较容易。然而,当下的现状是即便不考核老师也不愿意留在乡村学校发展。

  非凡网:针对这一情况,新东方下一步有什么样的助力改变现状的计划吗?

  俞敏洪:我们正在规划做几方面的事情,首先,对老师和校长进行培训,原来主要是侧重对老师的培训,今年我们会加入对校长的培训,这也是这次研讨会给我的最大的收获之一。我们可以请有经验的乡村校长来进行经验分享;其次,继续加大对乡村学校学生的直播课程的投入力度,现在新东方只覆盖了几百所学校,未来还会扩大范围;最后,将计划成立“乡村校长联盟”,让十几万个校长能够自愿加入,给他们建立平台用来学习,平台上学习表现最好的由新东方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培训机会,包括出国的机会。通过用这样的方式来激励校长不断提升自我,从而培养出一批优秀的、有示范性的乡村校长。

  非凡网:您近年来常常亲临乡村一线调研乡村教育的情况,接下来还有哪些调研计划?

  俞敏洪:对于我来说,必须对乡村的现状和未来进行思考,如果我不了解乡村和乡村教育的现状的话,那么我的思考就没有着落点,这也是近几年我跑乡村比较多的原因。今年我还会去很多乡村学校,以往发达地区我从来不去,因为我自然地认为发达地区的乡村教育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通过两天的研讨会的探讨我才知道,发达地区的乡村教育也存在很多问题,所以,下一步我也会去发达地区的乡村做调研。

  通过这样的调研可以让新东方的资源真正落到有用的实处,否则就是打着名号在支持乡村教育而已,事实上并不知道对于乡村教育应该支持什么,或者支持得对不对,做沽名钓誉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2020年12月,俞敏洪赴云南、贵州进行乡村教育调研,图为其在云南楚雄分众美丽小学带孩子们在户外上诗歌课

  乡村振兴、乡村教育怎么重视都不过份

  非凡网:我们看到有很多公益机构和企业都在开展扶贫或乡村振兴相关的项目,您觉得如何才能精准施策,让这些力量发挥价值,而不是走走过场,凑个热闹?

  俞敏洪:我觉得有两点,第一,需要确保公益机构关注的方向确实是乡村振兴和乡村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将募集来的资金花在刀刃上,避免出现事倍功半的效果;第二,我认为全国涉足乡村振兴、乡村教育的公益机构可以进行横向联合,比如成立相关领域的公益机构联合会,每年聚在一起开1—2次的会讨论乡村振兴和乡村教育存在的问题,大家能做些什么,从而形成良好的分工与合作。

  非凡网:您怎么看乡村振兴,如果要真正的实现乡村振兴的规划和目标的话,在你看来重点是什么?或者说重要的基础是什么?

  俞敏洪:乡村振兴太重要了,简单来说,只有乡村达到现代化的水平,乡村教育实现稳定的可持续发展且跟城市教育没有差距的情况下,中国的整个社会结构才是稳定的,反之,就会形成社会结构的倾斜或撕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乡村振兴、乡村教育怎么重视都不过份。

  非凡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您每年都在为乡村教育建言献策,今年您在两会上提了三个提案:完善儿童孤独症诊疗机制、保障流动儿童平等受教权利、利用人工智能提升乡村小学英语教学水平等。其中关于利用人工智能提升乡村小学英语教学水平这个提案您的初衷什么?

  俞敏洪:举个简单例子,孩子们的英语教学是从ABCD开始教,现在人工智能虚拟教学已经基本可以跟学生形成完整的互动了,它基本能够回答学生在英语学习的最初2-3年所问的所有问题。而且人工智能可以随时随地、及时解答学生的问题。对于学生的问题只要能够产生互动,其实学生并不在乎其背后究竟是真人还是人工智能。

2020年12月,俞敏洪走进云南分众美丽小学,与孩子们共同听一堂校本课程。

  情系远山基金会的成立是为了给乡村孩子送去优质的教育资源

  非凡网:2017年11月新东方和好未来共同发起成立了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该基金会的成立您希望产生什么样的效果,经过三年多的实践您认为是否达到了初步的预期?

  俞敏洪:其实就没有预期,因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给乡村孩子送去新东方和好未来相对比较现成的教育资源。从目前来看,已经惠及了几十万个学生,我们的目标是未来能惠及100万个学生,当做到100万的量级时,基金会还将会进一步的扩大。

  非凡网:据了解,双师课堂是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的品牌项目,目前新东方公益基金会也在大力推进该项目,这主要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俞敏洪:之所以还要在新东方公益基金会做双师课堂项目,一方面是因为该项目一直主要由新东方在提供师资支持,另一方面,情系远山由新东方、好未来发起,后来其他机构也积极参与,目前有15家理事单位。我希望情系远山能按照自己的节奏,相对独立运营。

网站编辑: